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lide777.com/ 正文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文后各题。逛丹霞记【清】袁枚 甲辰春暮余至东粤闻仁化有丹霞之胜遂泊五马峰下另买小

作者: admin  发布: 2019-10-08 分类:lide777.com 阅读: 6次 查看评论

  甲辰春暮,余至东粤,闻仁化有丹霞之胜,遂泊五马峰下,另买小舟,沿江往探。山皆突起平地,有横皴,无曲理,一层至万万层,箍围不竭。疑岭南近海多螺蚌,故峰形亦做螺纹耶?尤奇者,左窗相见,别矣,左窗又来;前舱相见,别矣,后舱又来。山逃客耶,客恋山耶?舛午惝恍,不成思议。行一日夜,至丹霞。但见峭壁无门路,惟山胁裂一缝如斜锯开。人侧身入,良久得。攀铁索升,别一六合。借松根做坡级,天然高下,毫不滑履;。到阑天门最隘,仅容一客,上横铁板为启闭,一夫持矛,鸟飞不上。山上殿宇甚固甚宏阔,凿崖做沟,引水僧厨,甚巧。有僧塔正在悬崖下,崖张高幂吞覆之。其前群岭环拱,如万国侯伯执财宝来朝,

  古时座次卑卑有别,十分讲究。君从群臣时面南而坐,臣子朝见君从时则面向北。因而,前人常把称孤道寡叫做“南面”,称臣叫做“北面”。

  次日,循原下,如理旧书,愈觉味得。立高处望自家来踪,从江口到此,蛇蟠蚓屈,纵横无限,约百里而遥。倘用郑康成鸟道之说,拉曲线行,则五马峰至丹霞,顷刻可到。始知制物者居心顿挫做态,文章非曲不为工也。第俯视太陡,不克不及无悸,乃坐石磴而移脚焉。

  盘蹲,指坐正在地上,两脚张开,外形像箕,是一种藐视傲视对方的姿势。如《荆轲刺秦王》中荆轲的表示:“轲自知事不就,倚柱而笑,盘蹲以骂曰……”

  古代录用或调任的词语有良多,如“升”“进”“擢”等都暗示升职,“贬”“谪”“左迁”等都暗示降职。文中“拜为大中医生”中的“拜”指升职。

  皇帝闻君王王/南越不帮全国/诛暴逆/将相欲移兵/而诛王皇帝/怜苍生新劳苦且休之/遣臣授君王印

  脚下,称对方的敬辞,古代下称上或平辈相等都可用。《鸿门宴》中有“再拜献大王脚下……再拜奉上将军脚下”,两个“脚下”别离是张良对项王及上将军范增的卑称。

  僧问丹霞较罗浮何如?余曰:罗浮散漫,得一佳处不偿劳,丹霞以遒景胜矣。又问:“无古碑何也?”曰:雁宕开自南宋,故无唐人落款;黄山开自前明,故无宋人落款;丹霞为国初所开,故并明碑无有。大略禹迹至今四千馀年,名山大川,另有屯蒙未辟者,如黄河之源,元始探得,此其证也。然即此以不雅,山尚如斯,愈知经义更无津涯。若因前贤偶施疏解,而遽欲矜矜然阑禁后人,不许再参一说者,陋矣妄矣,殆否则矣。

  贼缘江南北岸立栅/聚舟/此中建城于多邦隘/城栅桥舰相连九百余里/兵众七百万/欲据险以老辅师/

  贼缘江南北岸立栅/聚舟此中/建城于多邦隘/城栅桥舰相连九百余里/兵众七百万/欲据险以老辅师

  皇帝闻/君王王南越不帮全国/诛暴逆将相/欲移兵而诛王/皇帝怜苍生/新劳苦且休之/遣臣/授君王印

  张辅处事知礼,遭到皇上奖饰。成祖丧期满二十七日时,皇上戴素冠穿临朝,而群臣都已改为吉服,只要张辅和大学士杨士奇穿戴取皇上一样。

  礼起于何也?曰:人生而有欲,欲而不得,则不克不及无求,求而无怀抱分界,则不克不及不争。争则乱,乱则穷。先王恶其乱也,故制礼义以分之,以养人之欲,给人之求。使欲必不穷乎物,物必不平于欲。两者对峙而长。是礼之所起也。

  刘文静才干卓异,有识人之明。早正在李渊仍是唐公镇守太原时,刘文静就察知他胸怀弘愿,取李氏父子深订交结。

  A .丹霞以遒景胜矣 而蔺相如徒以口舌为劳B .则五马峰至丹霞,顷刻可到 于其身也,则耻师焉C .山千仞衔窗而立,压人灵魂 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D .乃坐石磴而移脚焉 臣乃敢上璧(3)把文言文阅读材猜中画横线的语句翻译成现代汉语。

  高祖为唐公,镇太原,文静察有弘愿,深自结。既又见秦王,谓寂曰:“唐令郎,非也,宽大旷达神武,汉高祖、魏太祖欤!殆天启之也。”寂未谓然。文静俄坐李密姻属系狱,秦王顾它无可取计者,私入视之。文静喜,曰:“上南幸,兵填河、洛,响马蜉结,大连州县,小阻山泽,以万数,须实从取而用之。诚能投天会机,奋臂大喊,则四海定也。今汾、晋避盗者皆正在,文静素知其好汉,一朝号召,十万众可得也。加公府兵数万,一,谁不肯从?鼓而入关,以震全国,王业成矣。”王笑曰:“君言正取我意合。”乃阴摆设宾客。

  文静自以材能过裴寂远甚,又屡有军功,而寂独用素交恩居其上,意不服。每论政多戾驳,遂有隙。尝取弟散骑常侍文起饮酣,有牢骚,拔刀击柱曰:“当斩寂!”文静妾失宠,告其兄,其兄文静反,遂下吏。帝遣裴寂、萧瑀讯状,对曰:“昔正在上将军府,司马取长史略等。今寂已仆射,居甲第,宠赉不赀。臣官赏取世人等,家无余财,诚不克不及无少怨。”帝曰:“文静此言,反心明甚。”李纲、萧瑀明其不反,帝素疏忌之,寂又言:“文静多权诡,而性猜险,忿掉臂难,丑言怪节已暴验,今全国未靖, 恐为后忧。”帝遂杀之,年五十二。

  张辅刚毅严肃,处事恪守标准。高煦谋反,张辅取其断然界线。王振,文武大臣远远见到就行叩拜礼,只要张辅取他当面会商礼仪问题。

  正在天者莫明于日月,正在地者莫明于水火,正在物者莫明于珠玉,正在人者莫明于礼义。故日月不高,则不赫;水火不积,则晖润不博;珠玉不睹乎外,则王公不认为宝;礼义不加于国度,则不白。君人者隆礼卑贤而王,沉法而霸,好利多诈而危,机谋、倾覆、幽险而亡矣。

  刘文静深受李世平易近器沉。刘文静认为李世平易近能成大业,李世平易近也认为刘文静是能够共谋大事之人,不吝屈卑探狱。

  尉佗自傲自卑。取陆贾会晤时,他举止,立场藐视;认为本人既有将相之才,亦有帝王之能,且南越君平易近齐心,脚以取汉王朝分庭抗礼。

  陆贾逛说技巧崇高高贵。为尉佗,他从国力、军事等方面阐发了对方可能面对的形式,进而使其醒只要服从朝廷的束缚才能保住亲身好处。

  荆轲尝逛过榆次,取盖聂论剑,盖聂怒而目之。荆轲出,人或言复召荆卿。盖聂曰:“曩者吾取论剑有不称者,吾目之;试往,是宜去,不敢留。”使使往之仆人,荆卿则已驾而去榆次矣。使者还报,盖聂曰:“固去也,吾曩者目摄之!”

  张辅威名远扬,为人隆重小心。他三次平定交趾,履历四朝皇帝,取帝室联婚,却不恃宠,取蹇义、夏原吉等齐心辅政,为国度安靖做出了贡献。

  贼缘江南/北岸立栅/聚舟/此中建城于多邦隘/城栅桥舰相连九百余里/兵众七百万/欲据险以老辅师

  刘文静居功自傲,傍若无人。刘文静自恃才高,裴寂,更不满本人位居其下,多次取裴寂争论,结下仇怨。

  唐公践皇帝位,擢纳言。时多引贵臣共榻,文静谏曰:“今率土莫不臣,而延见群下,言尚称名。帝坐严卑屈取臣子均席此王导所谓太阳俯同者也帝曰我虽应天受命宿昔之好何可忘?公其无嫌。”

  刘文静,字肇仁,自言系出彭城,世居京兆武功。倜傥有器略。大业末,为晋阳令,取晋阳宫监裴寂善。寂夜见逻堞传烽,叱曰:“全国方乱,吾将安舍?”文静笑曰:“如君言,豪英所资也。吾二人者岂可终羁贱乎?”

  南越王尉佗者,实定人也,姓赵氏。秦时已并全国。 至二世时,南海尉任嚣病且死,召龙川令起佗。即被佗书,行南海尉事。嚣死,佗因稍以法诛秦所置长吏,以其党为假守。秦已破灭,佗即击并桂林、象郡,自立为南越武王。高帝已定全国,为中国劳苦,故释佗弗诛。汉十一年,遣陆贾因立佗为南越王。

  皇帝闻君王王南越/不帮全国诛暴逆/将相欲移兵而诛王/皇帝怜苍生新劳苦/且休之/遣臣授君王印

  张辅治军整肃,长于带兵兵戈。安南黎季犛以下犯上,杀了国王。张辅率兵,虽然黎季犛凭仗地势险峻兵员浩繁抵当,却底子无法败局。

  余宿静不雅楼。山千仞衔窗而立,压人灵魂,梦亦觉沉。山腹陷进数丈,珠泉滴空,床笫间琮琤不竭,池多文鱼正在泳逛。余置笔砚坐片时,不知有世,不知有家,亦不知此是何所。

  陆贾从高祖定全国,名为有口辩士,居摆布,常使诸侯。及高祖时,中国初定,尉佗平南越,因王之。高祖使陆贾賜尉佗印,为南越王。陆生至,尉佗椎结①盘蹲见除生。陆生因说佗曰:“脚下中国人,亲成昆弟坟墓正在实定。今脚下反本性,捐冠带,欲以区区之越取皇帝抗衡为敌国,祸且及身矣!且夫秦失其政,诸侯好汉并起,惟汉王先入关,据咸阳。项藉倍约,自立为西楚霸王,诸侯皆属,可谓至强。然汉王起巴蜀,鞭挞全国,劫诸侯,遂诛项羽灭之。五年之间,海内平定,此力,天之所建也。皇帝闻君王王南越不帮全国诛暴逆将相欲移兵而诛王皇帝怜苍生新劳苦且休之遣臣授君王印剖符通使。君王宜郊送,北面称臣。乃欲以新制未集之越,屈强于此。汉诚闻之,掘烧君王先人冢墓,夷种族,使一偏将将十万众临越,越则杀王已降汉,如反覆手耳。”于是尉佗乃蹶然起坐,谢陆生曰:“居戎狄中久,殊失礼义。”因问陆生曰:“我孰取萧何、曹参、韩信贤?”陆生曰:“王似贤。”复问:“我孰取贤?”陆生曰:“起丰、沛,讨暴秦,诛强楚,为全国兴利除害,继五帝、三王之业,统理中国,中国之人以亿计,处所万里,居全国之膏腴,人众车舆,殷富,政由一家,自六合判辨,未尝有也。今王众不外数万,皆戎狄,高卑山海之间,譬若汉一郡,何可乃比于汉王!”尉佗大笑曰:“吾不起中国,故王此;使我居中国,何遽不若汉!”乃大悦陆生,取留饮数月。曰:“越中无脚取语,至生来,令我日闻所不闻。”陆生拜尉佗为南越王,令称臣奉汉约。归报,高祖大悦,拜为大中医生。

  A .陋矣妄矣,殆否则矣 陋:陋劣B .愈知经义更无津涯涯:边际C .循原下,如理旧书 理:复习D .间有豪牛丑犀 间:两头(2)下列各句语句中划横线的词语,意义和用法都不异的一组是( )

  陆贾极具才干。他深受高祖信赖,跟从高祖平定全国;代表朝廷出使南越,成功逛说尉佗归顺汉王朝,获得高祖的必定,被录用为太中医生。

  人生而有欲,欲而不得,则不克不及无求,求而无怀抱分界,则不克不及不争。争则乱,乱则穷。先王恶其乱也,故制礼义以分之,以养人之欲,给人之求,使欲必不穷乎物,物必不平于欲,两者对峙而长,是礼之所起也

  皇帝闻君王王/南越不帮全国诛暴逆/将相欲移兵而诛王/皇帝怜苍生新/劳苦且休之/遣臣授君王印

  荆轲既至燕,爱燕之狗屠及善击建者高渐离。荆轲嗜酒,日取狗屠及高渐离饮于燕市。酒酣以往高渐离击建荆轲和而歌于市中相乐也已而相泣旁若无人者。荆轲虽逛于酒人乎,然其为人沉深好书;其所逛诸侯,尽取其贤豪相结。其之燕,燕之处士田光先生亦之,知其非庸人也。

  贼缘江南/北岸立栅聚舟/此中建城于多邦隘/城栅桥舰相连九百余里/兵众七百万/欲据险以老辅师/

  刘文静交友裴寂,结交不慎。刘文静因心怀愤懑被李渊认为有叛逆,裴寂乘隙,刘文静最终被冤杀。

  尉佗亦能审时度势。他本为龙川令,受命于任嚣,代任南海尉,趁同一了南越;后陆贾的取,接管朝廷封赏,臣服于汉王朝。

  张辅,字文弼。永乐三年进封新城侯。安南黎季犛弑其从,自称太上皇……帝大怒,命成国公朱能为征夷将军,辅为左副将军,会左副将军西平侯沐晟,分道进讨。四年十月,能卒于军,辅代领其众。自凭祥进师,檄季犛二十罪。道芹坐,走其伏兵,抵新福。晟军亦至,营于白鹤。安南有东、西二都,依宣、洮、沲、富良四江为险,贼缘江南北岸立栅聚舟此中建城于多邦隘城栅桥舰相连九百余里兵众七百万欲据险以老辅师辅改过福移军三带州,制船图朝上进步。敕拜辅为将军。十二月,辅军次富良江北,遣骠骑将军朱荣破贼嘉林江,遂取晟合军进攻多邦城。佯欲他攻以懈贼,令都督黄中等将死士,人持炬火铜角, 夜四鼓,越沉濠,云梯傅其城。都批示蔡福先登,士蚁附而上,角鸣,万炬齐举,城下兵鼓噪继进,遂入城,贼大溃。尽焚缘江木栅。进克东都,辑吏平易近,抚降附,来归者日以万计。遣别将李彬、陈旭取西都,又分军破贼援兵。季犛焚宫室仓库逃入海。仁即位,掌中军都督府事,进太师,并支二俸。成祖丧满二十七日,帝素冠以朝。而群臣皆已从吉,惟辅取学士杨士奇服如帝。帝叹曰:“辅,武臣也,而知礼过六卿。”宣德元年,汉王高煦谋反,诱诸功臣为内应,潜遣人夜至辅所。辅执之以闻,尽得其反状,因请将兵击之。帝决策亲征,命辅扈行。事平,加禄三百石。辅雄毅方严,治军整肃,屹如山岳。三定交南,威名闻海外。历事四朝,连姻帝室,而小心敬慎,取蹇、夏、三杨,齐心辅政。二十余年,海内宴然,辅无力焉。王振擅权,文武大臣望尘稽首,惟辅取抗礼。

  居顷之,会燕太子丹质秦亡归燕。太子曰:“愿因先生得交友于荆卿,可乎?”田光曰:“敬诺。”即起,趋出。太子送至门,戒曰:“丹所报,先生所言者,国之大事也,愿先生勿泄也!”田光俯而笑曰:“诺。”偻行见荆卿,曰:“光取子相善,燕国莫不知。今太子闻光鼎盛之时,不知吾形已不逮也, 幸而教之曰‘燕秦不两立,愿先生寄望也’。光窃不自外,言脚下于太子也,愿脚下过太子于宫。”荆轲曰:“谨奉教。”

  相关链接:

« 上一篇 下一篇 »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标签: 前倨后恭文言文答案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既然钟情于玫瑰,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说两句吧:

必填

选填

选填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   2019年10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搜索
最新留言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